墨染伤城

冥冥咩太太忙完了,更新了,开心,快落!
热干面太太也更新了,双倍快乐!

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。

镇魂回来了!

最少两天,最多不知道,冥冥咩太太就要回来了。
开心😁 @冥冥咩

有个人,他,就这么走了,去闯荡江湖了,那是,只属于他的江湖,再也不见,老先生。

突然生出的脑洞

赢稷(公元前325年——公元前251年)秦昭襄王,在位时间:公元前306年——公元前251年。赢姓,赵氏,名则,又名稷。

朱厚照(公元1491年10月27日——公元1521年4月20日)明武宗,在位时间:公元1505年——1521年。别名:朱寿。

       阿则,你看这大好河山,这盛世太平,这这河清海晏,我终究还是,放手了。

       阿则,世人皆说我耽于美色,可这美人再多,再美,又怎及你半分眉眼。

       我的小厚啊,总是这般清醒,这般明白,却又这般无奈,怎叫我不心疼?!



       “小厚,我要成婚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如此,那,那便恭喜阿则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 “阿则成了婚,可要更有担当些,要对人家好。”
       “倘若她对我不好,我当如何?”
       “那你便告诉我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告诉你,又能如何?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 “小厚,方才,是我言重了。她,我只需以礼相待,便可。”
       “无妨,无妨,你所说,本就是事实。嗯,以礼相待,以礼相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明明是两个少年人哪,偏偏……

       这世上,有些情,始终只能压抑;有些爱,无法宣之于口。

       倒数第二句出自《镇魂》,拿来引用一下。